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最好的愛情,在六十年前遇見

發布時間:2019-10-30  來源:《廣西民進》2019年第2期

放大

縮小

  當我們順山勢步行至舊梧州高中家屬樓下時,只見這座在山腰綠樹間的老樓,早已被青苔和藤蔓所環抱。抬頭仰望三樓那片熟悉的陽臺,綠植蔥蘢茂密,恰似那家最愛綠植的男主人,依然像春天般守在那里。那是民進會員范李德先生的家。2018年8月,范先生躺在一生摯愛的臂彎中,閉上眼睛,安然走完93年的人生。

  之前的每一個敬老節,我們都如約去探望他,他和那比他小7歲的夫人總是像迎來自己兒孫般招待我們。他離世前,代表民進組織去醫院探望他的我們,緊緊抓住范夫人的手,請她一定要保重。這個一口古粵音的老婦人雖面容憔悴,卻語氣堅定地回答:我明白的,我是共產黨員,我該堅強的,也會堅強的。然而,陸續傳來一些消息,以前一直精神矍鑠、每天都能獨自去附近大超市買菜的范夫人,不但愈發少見,而且開始用手杖了。于是,我們決定去看她。

  開門的瞬間,我們眼里隱藏的情緒最終還是被她看穿了,淚水悄然而落。第一次感覺,當一個人疊加了兩個人的熱情,愛會幾何式地放大。除眼神無法揮去的那絲落寞外,范夫人精神還好。兒女已不再準允她獨居,時而陪她在此小宿,時而隨兒女家住。白天,她仍然堅持過來守護綠植,范先生在世時所有的東西都沒有動,只是照片墻多了一幅范老的遺像,微笑地注視著這里和那里,蒸騰了滿屋陪伴的溫暖。每每午餐時,她也會舉起飯碗對范老說:嘿,老家伙,我們一起吃午飯啦!

  房間還擺著他們年少時的照片,稚嫩瓷實地像陽臺那盆剛發了新芽的竹芋。1948年,16歲的她在女中念書,每次班里女生一聽說一個姓范的小伙子正在一墻之隔的市大球場打籃球,竟都想著法子蜂擁著逃課去看。當班長的她無從勸喻,但看著那群歡鬧的、期冀的背影,她也會悄悄詫異,墻那邊是怎樣的一個人兒,讓她們的青春如袂般飄揚、如詩般流淌。終于一天,小城的一個拐角,他們相遇。身穿校服、豐顏盛鬢的女孩匆匆一眼便垂下眼簾輕盈掠過,男孩卻一見鐘情佇立許久,面前的嶺南騎樓瞬間化為無邊大海,讓男孩子思緒蔓延卻不知如何引帆前行。

  彼時,女孩仍不知這瞬間相遇的人,就是那個讓班上的女孩子為之瘋狂的籃球偶像,更不知這個人兒,未來會讓自己的整個人生過成真正的詩。幸好,小城從來都是緣分和故事青睞駐足的地方。女孩和閨蜜同行踏青的一天,在大東酒家的門口,偶遇三個青春矯健的男孩,閨蜜抑制不住興奮的心情,對女孩說,看,那是籃球小生!女孩循聲而視,四目交接處,灼熱的目光讓她閃回至騎樓那個相遇的角落。男孩說:你們好,這是去哪里玩嗎?閨蜜應聲道:我們上北山練排球呢!男孩們禮貌地讓開路,請女士前行。但沒多久,就在去北山的道路上,閨蜜忽然對女孩說:看,他們是要跟我們上山呢!女孩紅著臉說:莫亂講,到了北山腳還有千條萬條小路,你怎知他們是跟了我們的。閨蜜似乎心照,笑嘻嘻地回頭招呼三個男孩子,鼓勵他們繼續隨行。到了北山,沒有任何尷尬的鋪墊,五顆年輕的心交融在一起,原本兩個人的推球練習,變成五個人的快樂游戲。臨走時,微風停了,五個人的分別,仿佛路樹山花般平靜。

  然而,第二天,女孩就在學校收到了一封信,第一句話就是:梁小姐,你好,我已經愛上了你。語意這般懇切,感情如此熾熱,就像初冬那抹闖入窗紗的暖陽,心志堅定、無所畏懼、毫無雜質又無法拒絕。18歲時,生于廣州西關、長于殷實大戶的她毅然嫁給這個只身前往小城創業的范先生,來到梧州高中,帶了一床被褥,用六塊磚頭在門前檐下砌了兩個灶,和當了一輩子體育教師、榮譽滿廳堂、桃李滿天下的籃球小生生兒育女、琴瑟和鳴。這樣靜好旖旎不輸任何暢銷流量偶像劇的愛情,遇見在60年前。

  如今,范夫人倚在范先生最常坐的那個位置,撫摸著范先生曾作為廣西籃球隊隊長帶隊出外征戰的那張青春洋溢的集體照,輕輕流下了眼淚。我們想安慰她,她又笑了,眼神透著光,說:放心吧,我以前在黨組織就是專職給別人做思想工作的,不能到我遇到事了,又要浪費組織的時間來給我做工作,我會帶著老范的心一起好好活,看這個國家越來越強,看我們生活越來越好。

  臨行前,范夫人執意送我們到樓梯間。看得出我們臉上未盡的哀傷,她認真地說:其實,老范這輩子,對得起組織,對得起工作,對得起學生,對得起我和孩子。他高壽,又有幸見證了他愛的這個國越來越好,他無愧此生,走的沒有遺憾。下樓后,我們抬頭,陽臺上青翠欲滴的綠植間,向我們招手的范夫人,如同故事中16歲的少年。

  對了,傳說中的手杖是范老留下來的。在范老彌留之際,她也曾輕輕地埋怨了一句:你說過照顧我一生一世的,你怎么可以食言。范老遞了手杖給她,說:這個就是我,你拿好,我踐諾,一定照顧你一生一世。因此,如今的她無論到哪里,都帶著手杖。

作者:梁漢櫻     責任編輯:劉政
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