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會刊擷英  >  精品文章

他引爆廣西話劇熱

——1936年沈西苓在桂林

發布時間:2019-10-30  來源:《廣西民進》2019年第1期

放大

縮小

 

  提起我國20世紀30年代著名的電影、戲劇藝術家,沈西苓是頗為引人注目的一位。他是左翼電影的代表人物之一。既是電影界精英,又是話劇奇才,擅編擅導,能文能畫,且精通翻譯,善寫影評,被當時的電影界稱作“影怪”。

  翻閱1944年的《萬象》雜志,我們看到當時文人筆下的沈西苓確是個“怪物”:“下頦尖得像猴子,加上滿臉密布的大麻皮。一只眼睛是瞎的,還整天淌眼淚,另一只眼雖則還可以看東西,但也成日紅腫著,膠黏著一大圈的黃眼尿,即使帶著眼鏡,因為是白色的,也不能掩蓋丑像的分毫。”相貌的缺陷卻絲毫不影響他坦蕩爽朗的個性,陳時和《新錄鬼簿——新文壇逸話》文中評論道:“當你見他的面時,你不由得就會覺得他的可愛了。他有著一付永遠嬉笑的臉,永遠天真的心情,永遠像開玩笑時的興致。饒你怎樣不高興,見了他就發不出脾氣,板不起面孔來了。”

  話劇沃土廣西師專

  話劇作為一種新興藝術門類被中國人接受,始于1906年中國留日學生在東京成立的話劇團體春柳社。而后話劇傳入中國大陸,但只活躍于上海、北平等大城市。20世紀20年代,桂林法專曾演過《朝鮮王國痛史》,桂林三中曾上演《刺伊藤博文》,桂林二師演過活報劇,但還缺乏嚴格的劇本和導演體制,這一時期的話劇活動處在啟蒙階段。

  1932年楊東莼出任廣西省立師范專科學校后,發現話劇在桂林仍是不為人知,即從上海請來了作家沈起予,建起了師專劇團,上演了幾部話劇,令桂林人耳目一新。1935年秋,陳望道、楊潮、夏征農、祝秀俠等進步學者到廣西師專任教后,于1935年冬重建師專劇團,陳望道任團長,并組成了陳望道、夏征農、楊潮3人領導小組。為配合“一二·九”學生愛國運動,劇團排演了歐陽予倩的諷刺劇《屏風后》和日本菊池寬的《父歸》兩個獨幕劇,先在校內演出大獲成功,而后于1936年1月在桂林第三高中禮堂舉行第一次公演。

  為使話劇藝術在廣西師專這片沃土上茁壯成長,陳望道向學校教務主任陳此生推薦聘請著名的電影、戲劇導演沈西苓。

  大導演引爆話劇熱

  1936年2月初,完成影片《船家女》拍攝的沈西苓應邀前來,任教中文系的戲劇概論課程并擔任師專劇團導演。沈西苓青年時代曾公費留學日本,因對話劇有興趣,結識了日本戲劇家秋田雨雀等人。留日期間受進步思想的影響,回國后積極投入了共產黨領導的左翼文藝運動。應邀來到廣西師專后,廣西師專劇團的第二次話劇公演在他的傾力執導下開始籌備,選定排演《怒吼吧,中國!》和《巡按》兩個大型話劇。據1936年4月5日《桂林日報》刊登的《師專劇團第二次公演特刊》,導演團為:陳望道、沈西苓、祝秀俠。

  《怒吼吧,中國!》是蘇聯作家塞格·米海諾維奇·脫烈泰耶夫的作品,反映了英國炮艦“金沖號”的艦長處死兩名萬縣的船夫,激起萬縣碼頭工人和廣大群眾的憤怒,隨后展開了一場反抗帝國主義屠殺中國人民的英勇斗爭這一真實歷史事件。這出劇排演難度很大,劇中人物繁雜、場次多達9幕、布景燈光復雜,沒有專家導演的精心編排和人力物力的支持是不可能成功的。據統計,1930年至1937年期間,中國共有20個劇社先后籌備演出《怒吼吧,中國!》,但因該劇難度大、資金不足、戰亂動蕩、審查未通等原因均告失敗,只有4個劇團成功上演,廣西師專劇團就是其中之一。《怒吼吧,中國!》劇本是沈西苓從上海帶來的,并曾以筆名“葉沉”親自翻譯。該劇演員全由廣西師專學生擔任,魏鼎勛飾演美國商人荷萊,黨寶琴飾演英國炮艦艦長,梁邦鄂飾演買辦,羅惠南飾演商業家,漆仍素飾演市長,鐘德炎飾演新聞記者,其他參演的學生還有溫致義、蔣汝志、何礪鋒、傅善術、路偉良、路璠等。據當時扮演法國商人夫人的學生周偉回憶“我們利用課余時間和星期天加緊排戲,大約兩個月后,戲大致排好。

  《巡按》是俄國果戈理的諷刺喜劇,與人們熟知的《官場現形記》頗有幾分相似,批判丑惡腐敗的官場現實。與《怒吼吧,中國!》不同的是,這出劇由師生合演,更加引人注目。劇中人物也相當多,沈西苓在外貌、體型、年齡、氣質等方面深思熟慮,精心挑選了一批教師飾演主要人物,楊潮飾演假巡按,祝秀俠飾演假巡按的仆人,鄧初民飾演縣知事,胡伊默飾演校長,盛此君飾演校長夫人,夏征農飾演縣紳波不稱。這些教師有著比較豐富的社會生活閱歷和對劇本的深切領會,演出效果非常好。而其他學生演員的表演也很出色,如周偉飾演的縣知事夫人、陳邇冬飾演的郵局局長、魏鼎勛飾演的醫院院長、溫致義飾演的店伙等等。

  1936年5月4日,廣西師專劇團第二次正式公演在桂林引起了轟動。《巡按》演出時,掌聲不斷,笑聲不絕;《怒吼吧,中國!》演出時,觀眾們有的憤怒,有的流淚。不僅轟動桂林,連柳州、南寧的觀眾也聞訊趕來觀看。觀眾評價說:“學校劇團演出大型話劇,這是開天辟地第一遭,也是桂林有史以來第一遭。”對于自己辛勤勞動的成果,沈西苓大加贊賞說:“演出的成功主要歸功于演員,像這樣的演員陣容,大教授親自登臺演戲,不要說全中國少見,全世界也少見。”

  實干精神令人難忘

  的確,廣西師專劇團第二次公演的成功,是全校160多名師生通力合作的結果。而同時擔任兩出話劇的導演,沈西苓高度的工作熱情和認真的實干精神更令師生們難以忘懷。

  盡管沈西苓與廣西師專師生們排演話劇的時光轉瞬即逝,甚至不被外界所知,但參與了話劇演出或觀看了精彩表演的師生們憶起昔日,仍時時提起這段往事。在路璠、何礪鋒的《三十年代的廣西師專綜述》、蒙谷的《溫馨的搖籃 革命的熔爐——緬懷師專母校的崢嶸歲月》等文章中均有記述。沈西苓不僅肩負導演的職責,還負責整個舞臺的布景和燈光,甚至服裝、道具的設計他也一絲不茍地經辦。

  據當時的師專學生林志儀回憶排練的情況,由于時間緊迫,每個下午和晚上都用來排練。排練前,沈西苓要求演員熟讀劇本、掌握劇情、牢記臺詞。排練中,他常常含著一枝裝在象牙嘴上的香煙,不知疲倦地給演員們說戲,分析人物性格,還親自示范每一人物的動作、表情、臺詞,毫不松懈地帶領演員們反復排練。彩排通過后,精益求精的沈西苓還先把話劇搬上校內舞臺,觀眾反響熱烈,才拿出去借桂林中學禮堂公演。

  后來走上戲劇之路的學生周偉(北京電影學院首批教師)憶起當年排戲的時光深情地說:“在半年來的排演活動中,沈西苓老師尊重演員的民主作風,一絲不茍的工作精神以及他那現實主義的創作思想都給了我深刻影響,使我對戲劇藝術的追求更加強烈。”

  1936年暑假,沈西苓離校返回上海后,由楊潮接任導演,再次舉行了轟轟烈烈的話劇公演,使桂林城充滿反帝氣氛,師專聲譽大增。廣西師專的話劇公演猶如一聲春雷響徹桂林,推動了當地的話劇運動。不少青年和學子紛紛組織劇團,如當時廣西師專的學生陳邇冬等與社會青年曾組織過“風雨劇社”,而熊佛西的《一片愛國心》以及《梁上君子》 《壓迫》等進步劇目如雨后春筍般出現在桂林城大大小小的舞臺上,蕩滌著廣大人民的心魂。

  天妒英才,1940年,沈西苓的生命因一場傷寒病停在了36歲本命年里。當我們翻閱1940年12月21日桂林出版的《救亡日報》第三版時,右下角一篇短文《關于沈西苓》傳達著他逝世4天后桂林人民對他的深切哀思和震驚:“突然傳來的消息,沈西苓先生在渝病逝了。”“遺一子,才三歲。”夏衍寫下了“銀幕奇才憑作育,劇壇奇績足謳歌”的挽聯,還寫了《悼念西苓》一文:“不單是為了友情,在戲劇電影界寥落的時候,一個真正酷愛電影的‘熟練工’的逝去,總覺得是一件難以排遣使人哀寂的事情。”沈西苓的去世確實是中國電影界的重大損失。盡管如此,他傾心營造的光影世界是能與時間一同奔跑的。

?

備注:沈西苓(1904-1940),浙江德清人,原名沈學誠。曾赴日本留學。1929年冬天,與夏衍、馮乃超等左翼劇作家組織成立上海藝術劇社。1930年2月與許幸之等人發起我國第一個左翼美術團體時代美術社。同年3月與魯迅等人聯名發起成立中國左翼作家聯盟。1933年進入明星影片公司,先后導演了《女性的吶喊》、《上海二十四小時》、《姊妹花》、《鄉愁》、《船家女》、《十字街頭》等影片,并導演《武則天》、《醉生夢死》等舞臺劇。

作者:謝婷婷     責任編輯:劉政
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