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周建人引我入民進

發布時間:2018-11-08  來源:《民進口述會史資料選輯》

放大

縮小

  我叫張坤元,系山西省長治學院英語系退休教師,生于1918年,祖籍安徽省合肥市,1941—1945年就讀于因日本人攻陷南京而西遷至四川省成都市的金陵女子學院(現南京大學金陵女子學院),畢業后先后在成都、南京、上海工作,于1951年經推薦調入中央高等教育部留學生司工作。1953年底,當時的留學生司黨支部書記告訴我,時任高等教育部副部長的周建人(注)同志囑咐吸收我與同科室的王嘉琦同志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于是我很榮幸的成為了中國民主促進會的一名會員,那一年我35歲。彈指一揮間54年過去了,我與民進組織共同走過了50多年的風雨歷程,一路走來的點點滴滴我都銘刻在心,民進組織給予我的溫暖和感動至今仍殷懷時思,縈回腦際,伴我到永遠。

  當初加入中國民主促進會時,我對這個組織并不太了解,只知道尊敬的周部長是個好人、好領導,這樣的好領導指引我加入的組織一定非常可靠。在高等教育部留學生司工作期間,平易近人的周部長對我親切關懷,在一起時總是語重心長地教育我們這些年輕人,中國民主促進會作為參政黨,要堅持接受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堅持愛國、民主、團結、求實,要立會為公,發揚民主精神,積極為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貢獻力量。我從周部長的一言一行中感知著民進組織,由陌生到熟悉到熱愛。

  1961年底,在國家的三年困難時期,我積極響應國家號召,隨北京市的“十萬干部支援基層隊伍”來到了山西省太原市,經再次分配至山西省長治市長治縣一中工作,在這所中學一千就是15年;1977年晉東南師專恢復建校后,首批選拔我來到了師專擔任英語教師,在校期間被評為了副教授,直到1987年退休。

  我剛來到長治后不久,就趕上了文化大革命,民進組織的活動全部被迫停止了。1984年的一天,我在廣播里聽到了敬愛的周部長逝世的消息,我的心頓時沉浸在無比的悲痛之中……也是這一年的一天,我在單位接到了長治市六中張玉芬老師(后采的民進長治市第一后委員會主委)通知我去省城太原參加山西省民進會員大會的電話,放下電話我激動萬分,總算又和組織聯系上了,我心底的民進激情被再次點燃!從此以后的30多年里,只要組織有活動,我一定準時參加,風雨無阻,在做好本職工作的同時積極建言獻策,認真履行參政議政、民主監督的職責,充分發揮參政黨會員的作用,為社會主義建設貢獻自己的一份綿薄之力。

  記得有一次,我病了,會里通知去開會,我就讓我的兒子用自行車推我去開會,作為長治民進會齡最長的會員,我要給大家做表率,年齡可以變,但作風不能變11999年我由于腦中風落下半個身子不大聽使喚的后遺癥,會里的活動才漸漸參加的少了,雖然我人沒有去會里,但我的心始終與民進一起跳動!我一直與會里保持著電話聯系,一直牢記著會領導周建人主席的諄諄教導,一直關心著會里的工作,一直在用自己一個老會員的“年輕之心”關心和感受著民進組織成長發展的每一步;會里的領導和同志們也一直關心著我這個老會員,逢年過節常來看望我,會里有什么大事也及時和我溝通,我時刻感受著組織的關懷和溫暖。

  還記得我剛參加工作時,每月領的是實物工資36斤小米,在長治縣一中工作時,每月60多元工資,比校長的都多,60多元就已經是全校的最高工資了,而現如今我的退休工資每月2400多元。我們長治民進的會員也由剛開始的5人小組支部逐步發展壯大成為了今天的有120多名會員的民進長治市委員會,我們國家的政治、經濟、民主等一系列巨大變化從我身上即可窺一斑。

  50多年來,我親身感受著國家翻天覆地的變化,體會著黨和政府為人民謀利益、辦實事的親民舉動,我熱愛祖國的情結與日俱增。作為一名有著半個多世紀會齡的耄耋民進會員,我衷心地祝愿我們的國家繁榮昌盛、欣欣向榮!

  (整理:閆淑芳 高雅)

作者:張坤元     責任編輯:張禹
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