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北京金紅光:科研要以國家需求為方向

發布時間:2017-05-27  來源:民進中央宣傳部

放大

縮小


金紅光院士 ?

  北京北四環保福寺橋旁,有一棟十層紅色小樓,這是中國科學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的所在地。樓前,研究所奠基人吳仲華的塑像目光平和堅毅。?

  在四層一間向陽的辦公室,我們見到了剛剛當選中科院院士的民進中央委員、科技醫衛委員會副主任、中科院基層委員會副主委金紅光。主動為我們倒水,溫文爾雅、平易隨和的他讓人一見便油然而生親切感。?

  網上百度金紅光,除了個人簡歷和主要研究成果,幾乎搜索不到任何有關他個人的新聞素材。這到底是怎樣一位科學家?有著什么樣的人生經歷?他的研究領域和當前經濟社會發展、百姓生活有何相關?作為民進會員,他如何看待本職工作與黨派工作之間的關聯……帶著這些問題,我們走近金紅光。?

“我還是原來的我”?

  2013年12月19日,無疑是金紅光學術生涯非常難忘的一天,從中科院院長白春禮手中接過證書,簽署院士承諾書……能獲得我國科學技術方面的最高學術稱號,許多院士都很激動。?

  “當選院士,肯定是高興的,但其實我還是原來的我。換個角度講,那些沒有當選院士的科研工作者,成績也是顯而易見的,只能說我很幸運,得到了這份認可。”原本想請金紅光多說說當選感言,可他輕描淡寫的一句帶過。?

  當選院士的第二天,金紅光就出差了,途中還接到了民進中央常務副主席羅富和的電話,代表民進中央主席嚴雋琪向他表示祝賀。“感謝大家的關注,但其實真的沒什么,當選已經是過去時了,我更多的在想今后我要在基礎研究和應用研究方面再為世界、為國家做哪些貢獻。”在他看來,當選院士只是科學探索道路上的新起點,它是榮譽、更是動力,意味著要站到更高的層面思考更多更深入的問題,進而達到更大的目標。?

  生于長春、長于長春的金紅光,從事與物理相關的工作似乎是命中注定。“我的父母是非常優秀的醫生,但他們去世很早,最初我想過從醫,完成父母的心愿,醫治更多的病患,可我后來發現自己真正感興趣的還是物理。”金紅光還說起一個小插曲:“我是朝鮮族,上學時所有科目都用朝語學習,考試卻要用漢語,這其實挺有難度的,不過我的數理化依然考的非常好。”?

  由于時代因素的影響,高中畢業后,金紅光當了三年工人,但這也讓他具備了一定的實踐經驗和動手能力。1978年恢復高考,他抓住機會考入東北電力學院動力系,開啟了自己的工科生涯。


金紅光與民進中央原副主席、中科院院士蔡睿賢(左)在新疆考察

  中科院工程熱物理研究所研究生、助理研究員、工程師、學術委員會主任、博士生導師……在知名科學家吳仲華、蔡睿賢院士的指導下,參與建立總能系統理論體系和能源梯級利用原理……一步步走來,學界前輩平易近人的為人之道,律己敬業的處世準則,嚴謹細致的治學精神,都在潛移默化中影響著金紅光。言談話語間,從他的身上,我們也隱約看到了他所在的這支團隊素質高、學風正、品德優的共同特質。?

“能源利用方式必須變”?

  公眾享受著科學家創造的科技成果,卻不知道科學家是誰,他們具體在做什么,似乎是種普遍現象。“其實工程熱物理和百姓生活息息相關,”一講到自己的專業,金紅光開始滔滔不絕,“熱物理是大物理的小分支,簡單說,我們就是研究各類熱現象、熱過程的內在規律,并用它來指導工程實踐。再說的比較容易理解一些,就是國家能源稀缺,我們如何科學用能。”?

  “過去,許多產業用能的方式過于簡單粗放,單一輸入、單一輸出,快速發展帶來許多難以想象的問題,比如pm2.5和CO2等等。”說到這里,金紅光話語不免沉重。“能源需求增長迅速,供需矛盾尖銳;能源結構不合理,優質能源短缺;效率低下,浪費驚人……現在,我國面臨能源和環境的雙重壓力,是經濟和社會發展的長期瓶頸,所以我們的任務就是探索化石能源低污染、低碳利用的方式,用我的老前輩吳仲華先生的八個字概括就是‘溫度對口、梯級利用’。”?

  金紅光喜歡用數字說話:“2000年我國一次能源消耗10億噸,2012年消耗36.2億噸。可是天然氣這么高品位的能源,燃燒溫度可以達到2200度,僅僅用于幾十度的取暖,太可惜,這就不符合溫度對口、梯級利用,相當于高射炮打蒼蠅。如果天然氣在高溫段發電、中溫段制冷、低溫段供熱,完全可以達到20%以上的節能效果。我的團隊提出多能源互補的分布式冷熱電能源系統,就是要打破以煤為主的傳統用能思路,以能源轉型推動經濟轉型,實現能源可持續發展。”?

  長期以來,我國電、油、氣等能源領域的價格改革,一直被視為“難啃的硬骨頭”。金紅光對此也有獨到見解:“能源價格改革會對能源利用有很重要的作用,現在電力價格體制改革難度較大,一些省份天然氣價格比相同能量的電價還高,如同面粉比面包還貴。因此,必須要發揮價格的杠桿作用,利用能源價格機制改革引導能源的生產與消費,這無疑是改革要破解的深層次問題。”?

  對于能源轉型的未來規劃,金紅光有他心中的“路線圖”:“要轉變傳統能源的利用方式,同時要大力發展可再生能源和新能源技術。”金紅光很看好太陽能,不過科研工作者的理性、客觀、清醒這時候又在他身上得到淋漓盡致的展現:“太陽能資源豐富,并且很環保,但它需要聚集起來才可以成為能源,這個聚集的過程成本很高。所以我們科研工作者要搞清楚哪些是近期可以推廣應用的,哪些是還需要進一步提升技術才能接近國家需求的。我始終認為,做研究之前,我們要考慮國家未來是否需求,不可以一味憑興趣做事。”?

“投入進去尋找轉折點”?

  1991年至1999年,金紅光曾在日本東京工業大學任教。那8年,他暫時脫離了熱物理專業,研究化學環境。兩個領域的深入學習,多學科的交叉融合,使他對能源發展、環境保護、節能減排都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

  “在日本我還有兩大感觸,一是日本的教授視角是瞄準國際前沿的,是真正在做前瞻性、戰略性、基礎性的研究;二是日本的學生做事真的很認真,執行力很強。這也成為日后我對自己和學生的要求。”談及為何回國,金紅光說首先是國家需要,其次是自己也很想回來:“雖然在那邊獲得了許多國際上最具權威的肯定,但就像身處‘金色的鳥籠’,我還是想回到祖國這片‘大森林’來做更多可做的事。”    ?

  科研工作者大多給人的印象是“苦行僧”,枯燥、單調、清貧、寂寞,要有高度的責任心和獻身科學的精神。金紅光坦言,自己也經常有苦悶和糾結:“有時候遇到解決不了的問題,就好像迷失在大海里的小舟,沒人能理解,很孤獨。”不過他很快又笑了起來:“但是也有樂趣啊,當你進入到里面了,就會感到強烈的精神上的愉悅和快樂,這是行外人體會不到的。我現在經常感覺時間不夠用,因為不僅要有想法,還要搭試驗臺去驗證,這些都需要時間。”金紅光很享受這個過程。或許也正因為這樣,1998年入選中國科學院“百人計劃”,1999年獲得國家杰出青年基金,國家973項目首席科學家,國家自然科學二等獎(第一完成人),何梁何利科技進步獎等等,這些榮譽在他身上都水到渠成、順理成章。?

  迄今為止,金紅光培養過20多位博士生、30多位碩士生,提攜后備人才是他的一項重要工作。“我和學生關系很好,經常和他們一起聊天、打羽毛球、爬香山,他們也經常給我驚喜。”對于人才培養,金紅光更看重執行力和創新力:“我會告訴學生方向,但具體的方法我會請學生思考,之后我再幫他們分析哪種更合理。我經常對學生講,要學會發現科研工作的奧妙,這是我們的事業,而不僅僅是專業。”金紅光用手比劃了一個彎折向上的曲線:“控制理論里有一種控制曲線,不是直線向上的,是有拐點的。所以年輕人真的不要浪費青春,要投入進去尋找轉折點,你才有可能找到突破點。”?

  接受采訪的當天早上7點,金紅光到辦公室,下午又要出差。當選院士之后,他更忙了。不過,追求科學、信仰科學、捍衛科學、堅持科學的信念和理想,在他身上永遠不會改變。談及當選院士后的下一步打算,他說:“過去中國是高碳能源高排放,我希望通過自己和團隊的努力,為達到高碳能源低排放、甚至是無碳能源無排放盡一份應盡的義務。”而作為加入民進將近15年的老會員,他也在通過專門委員會的平臺以及參政議政的各種渠道,將自己的科研成果、學術見解上升為有高度、可操作的政策建議。?

  金紅光,正和他的研究團隊堅定行進在推動科學用能、科學發展的道路上!

(責任編輯:張禹)

作者:徐超     責任編輯:zhangyu
15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