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民進藝苑  >  文學

燕兆林:行走中壩

發布時間:2019-10-24  來源:

放大

縮小

  (一)

  彎彎山路,連著山里人的希望。

  夏日的平洛河河畔,酷暑難熬,熱浪滾滾。而明月山脈,草木蔥蘢,山戀疊翠,涼風習習。一條硬化不久的僅有四米多寬的水泥路在穿過埡豁、巴基山后盤旋大山中蜿蜒數公里,將群山環抱的中壩自然村與外界相連。這個自然村就是傳說中的位于海拔二千一百一拾八米高的明月山北麓偏僻山區的腹地,是全縣最邊遠、偏僻的自然村其中之一,也是平洛鎮最邊遠、最偏僻的、遠近聞名的“貧困自然村”。

  六月二十一日,時值夏至節氣。迎著清晨涼爽的山風,沿著新修已硬化的迂回環繞的水泥路前行,晨陽、藍天、白云、青山、綠樹映入眼簾,明月山和響崆山的云霧沉浮,忽升忽降,恰似人間仙境。坐落在半山腰的埡合村莊掩映在綠樹中,核桃樹、杏樹、花椒樹、山峰、溝谷、田地、云霧組成了一副綠染山川的畫面,無比美麗。對于長期工作、生活在城市的人,看慣了高樓大廈和車水馬龍的喧囂擁擠的街道,行走在這樣的天然美景中,讓人不禁感嘆而爽朗起來。汽車沿著盤山公路逶迤前行,彎曲的公路兩側,是連綿的田地和樹林,一片蒼翠,像水洗過一樣,陽光被樹葉過濾,綠色的光斑在車窗外旋轉,山喜鵲的尾巴從湛藍的天幕劃過,亮晶晶的羽毛光澤閃爍。翻過有名的巴基山梁汽車左拐右拐直驅山坳。回峰路轉在一平坦處,但見廣場邊上矗立著一塊被綠草包圍著的綠藍色的景觀石,石上刻有“美麗中壩”四個鮮紅的大字。這便到了我們此行的目的地----中壩自然村。

  佇立在石橋上,舉目四顧,群山環繞,綠樹成蔭,山脈綿延,一塊稍微平整的高山壩子,最寬處將近兩公里,最窄處五六百米。這些山顯得異常高峻,多是一些像脊背梁般的山包相連,山包的排列并不規則,有的往旁邊斜伸出去幾公里,兩山之間的田地同樣沿著山根伸出去。村子掩映在青山綠樹之中。綠草如茵,溪流淙淙,青山綠水映石橋,幾縷炊煙裊裊升。一座座白墻黛瓦的房子依山而建,小院的籬笆墻上豌豆莢盡情地綻放著美麗,幾只雞鴨在溝渠的淺水中悠閑地渡著步。不遠處楊樹、核桃樹上兩三只的喜鵲在嘰嘰喳喳的嬉鬧。整個村子充滿了詩意、恬靜的田園氣息。

  時辰已至早晨八時許,中壩自然村周圍,除了農戶家偶爾傳出幾聲狗叫和雞叫聲及山里的野雞叫聲外,顯得非常冷清,村道上難得見到一個人。早已預約好的自然村組長田順強和村支書田順杰兩人在廣場邊等候著我們的到來。在他們倆人的引帶下,沿著硬化平整的水泥路而漫步實地走訪了這個自然村。一邊聽支書田順杰的講述,一邊忽左忽右的瞧瞧,村莊和農戶房前、溝渠邊、山坡上的核桃樹、柳樹、白楊樹、松樹青翠茂盛。溝渠、路、空閑地得到治理,房屋粉刷一新,白墻黑瓦紅門,紅紅的屋檐和護欄,干凈整潔的巷道,矗立在巷道和廣場的太陽能路燈和健身器材,給來自山外的我們展現出這個自然村嶄新的面孔。

  (二)

  這個自然村是典型的三山夾三溝之地,三山是明月山、巴基山,窩牛山,三溝是二家溝、中壩上溝、中壩下溝。西鄰田山村和黃龍村,北靠武都龍壩鄉天池村紅崖上,東臨太石鄉寺溝和河口村。有二十戶人家,八十口人,由二家溝、中壩、黑灣、險崖子四個小地塊組成,其中二家溝三戶,中壩十二戶,黑灣兩戶,險崖子三戶。這個自然村的中心位置是中壩子。險崖子距中心位置中壩子有兩公里遠,黑灣距離中壩子有一點五公里遠。村里有耕地二百二十九點五畝、林地一千八百七十畝,草場四百九十三畝。群眾的收入來自外出務工、核桃、養蜂、種植業等。三年前,我到平洛鎮政府上班,同樣是那年夏至節氣,頭一天歇在田山村巴基山村主任家里,第二天趕早沿著新開挖不久的土路徒步去了一趟夢中傳說的神秘的山野小村莊-----中壩自然村。在路口一位村民的引薦下,在靠溝里的一戶修房壘屋打頂子的現場尋到了社長田順強,自我作了介紹后在他的引帶下,大致走了這個自然村的二家溝和中壩四、五戶農戶。田順強說:自我記事起,就看到八十多口人的村莊,一抹色的全是土坯房,斑駁的墻壁,殘缺不全的土墻黑瓦。成年人聽到生產隊長的吆喝聲,就上地干活,等拖著疲憊的身子回家往土炕上一躺,滿足且自在。土坯房里沒有像樣的家具,黑漆漆的“八仙桌”,寬寬的長板凳,還有墻上的小喇叭,偌大的村子里沒有一臺收音機、一輛自行車。記憶里,鄉親們最害怕下雨,只要下雨房子就會漏雨。有的房子實在扛不住風雨了,村里會組織翻修,大家只幫忙干活,從來不談錢,玉米面餅子吃得美吃著香。土坯房,是永遠鐫刻在我內心深處的灰色記憶。八十年代初,家鄉實行了土地聯產承包責任制,農民不再等待吆喝出工。起早貪黑在責任田勞作,種莊稼都有了余糧,去山林挖藥材、割土柒、種植煙葉、割竹子都有了零花錢。老田深吸了一口煙,打開話閘:中壩自然村囿于交通、地理位置,曾是平洛鎮乃至全縣經濟最為貧困的自然村子之一。村里的沒有路,東去要穿越十公路的山谷小徑,才到達太石鄉寺溝村,然后再到達太昌公路,西去也要穿越十五公里的山路,翻越海拔一千七百米高的巴基山,到達江武公路,“行路難”曾是壓在鄉親們心里最重的一塊石頭。要致富先修路,修一條暢通的水泥路一直成為生活在這個自然村里祖輩祖輩人夢寐以求的愿望和夢想。通過一天時間的實地走訪,促膝談心,讓我心里感觸頗多:路不通和信息閉塞成了村子里的瓶頸。從農戶家庭情況、住房條件、交通條件、衣著被褥和他們的言談舉止中,我看到了他們對黨和國家扶貧政策普照的渴望,對幫扶工作的期盼、對脫貧致富的殷切希望。站在精準扶貧主戰場的最前沿,深感當下鎮村干部工作責任重大,任重而道遠。不難發現,對于田山中壩自然村這樣處于高山林區的貧困自然村來說,開拓思路,擯棄落后觀念,是脫貧的關鍵環節;立足實際,找對發展路徑,是實現致富夢想的重要一步;加大投入,夯實發展基礎,改善生存環境,是全面小康的必備條件。

  作者簡介:燕兆林(魏運宏),筆名,燕祥,網名,竹海問柳,男,漢,生于1967年9月,祖籍四川省蓬安縣,現居甘肅隴南康縣。民進會員。系《半月談》社情民意觀察員,甘肅省作家協會會員,《作家報》社會員。畢業于中共中央黨校函授學院經管專業,大專文憑,1990年4月份參加財政工作至今二十九年,現就職于甘肅隴南康縣平洛鎮財政所。善于從事新聞,散文,論文等寫作,先后在《中國財經報》《縣鄉財政》《半月談》《甘肅日報》《中國特產報》《隴南日報》《作家報》等報刊雜志刊發作品,多次獲優秀等次獎。

作者:     責任編輯:張禹
15选5走势图